新冠病毒影响气候研究

如果新冠病毒没有大流行,此时此刻,美国华盛顿海岸的上百个精密传感器应该正在被翻新。

这些传感器造价不菲,需要定期维护,是“海洋观测计划”的部分研究设备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为该项目投资3.86亿美元,项目研究范围包括气候变化、海洋酸化等。

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,科研人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性能减弱,甚至无法传出数据。由于数据整体质量变差,原本计划长达数十年的数据收集任务也受到影响。

“(疫情)对科研的整体影响前所未有。”接受《自然》采访时,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环境学家弗兰克戴维斯表示。戴维斯还是“长期生态研究计划”的负责人。该计划旨在研究数十年间的生态转变及过程,如降雪对某个山区有怎样的影响、某溪流的污染程度如何。

计划涉及到的30个生态站分为城乡两部分,从阿拉斯加最北端一直到南极洲都有布设。据戴维斯介绍,部分生态站已经中断,这可能是数十年来首次出现这种状况,“这对相关科学家而言很痛苦”。

天气预报也受到疫情影响。由于测量天气需要在多个地区进行,科学家经常跟随跨国贸易的商业集装箱船只航行。尽管目前这些海上贸易的船只大部分还在运输,但由于旅行限制,科学家不再被获准上船。尽管此前港口罢工或游行让一些航线无法运行,但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持续时间更长。

对研究气候变化及海洋生态的科学家来说,海上测量并保持长期记录很重要。目前,已经有不少相关的课题组无法继续开展工作,也有研究组在评估疫情的破坏程度。过去两个月,来自船只的观测数据量一直在下降,台站的数据也有损失。即便人们努力寻求补救措施,但疫情的全球化意味着情况可能会更糟,因为限制时间越长,业务恢复所需的时间就越长。

此外,飞行航班的急剧减少,对需要测量温度、压力和风速的研究者也造成了阻碍。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数据,截至3月底,由美国飞机机队提供的气象数据已经降到原有正常水平的一半。

目前来看,气象气球和卫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填补气候观测的空白,但来自飞机上的观测数据有些是无法替代的。英国气象局办公室发言人格雷厄姆麦奇表示,全球航空业损失上升,对科研人员的气候研究记录产生了切实影响。

据英国气象局估计,由于飞机观测值的损失,预报的误差率会增加1%~2%。在原本航班更密集的地区,预报准确性可能会受更大影响。据麦奇介绍,英国当地现有250多个气象站,无需人为干预,目前系统运行正常。但一旦出现问题,很难再派出人力解决。(任芳言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